为老乡“创业”为“脱贫”冲锋

迟文学,一个文质彬彬的名字,但他却是行伍出身,退伍之后又在商场上历练打拼,骨子里透着侠义,也有着柔肠。身为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其仕养殖有限公司(简称:其仕养殖)董事长的迟文学,白手创业、踏实肯干,将事业的触角延伸到房地产开发、科技、经贸等多个领域。

成功与财富,没让他沾沾自喜,他期待更大的作为,也更惦念着自己曾经的一句誓言“在我的事业发展最艰难的时候,社会给了我很多帮助,现在有了点成绩,我要力所能及回馈社会。”

于是,他用80后的锐气与担当,肩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。

2015年,党中央提出“动员全社会力量,参与精准扶贫”的号召,一下子燃起了他想为老百姓做点儿事的信念。从此,他把精准扶贫献爱心的慈善事业作为自己的重要工作。

几年来,迟文学和他的企业累计捐款547.6万元。从产业扶贫到捐资助学;从发展乡村到带动农户增收;从田间地头到建设殡葬文化,他的扶贫意识融入到他涉及的所有项目中,把帮扶融入到企业的“骨血”里,在扶贫路上,倾情奉献。

为“穷亲戚”量身打造产业项目

在富裕县友谊乡五家子村南的一片盐碱地上,几百栋现代化的貂舍像军阵一样迎风伫立。

用迟文学的话来形容:“此貂舍是塞北地区仅有的‘水貂超级宾馆’。”迟文学说,我们养殖的是种貂,都是“宝贝”也是“命根子”。

貂厂管理员刘云峰是贫困户,貂厂这份工作让他的生活有了崭新的变化。“我特别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,养殖种貂的工作不仅是迟总的事业,也是我们生活更加美好的希望,所以我们每个员工都特别精心、尽力。”

“我是贫困家庭妇女,自从我在貂厂工作,收入不仅可以供孩子上大学了,还解决了家里一年的开销,特别感谢迟总给我自食其力的机会。”在厂里工作的富裕县塔哈乡贫困户梅亚娟说。

近年来,养殖企业营销收入一直处于波动状态,受市场行情影响,2018年,其仕养殖其实处于连年亏损状态。但迟文学依然坚持扶贫事业,招收了70名剩余劳动力,他们都是周边地区的贫困农民,其中10户为极贫户。

对于企业来讲,扶持贫困户要比普通人付出更多的管理和教育成本,但是企业仍然牺牲公司利益来尽量保护这些贫困人群,让他们的收入保持在每月2000元左右。

迟文学认为,人穷不可怕,只要能劳动就值得社会帮助,要重新燃起贫困人口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才是真正的帮扶意义。

在努力解决贫困户就业的同时,迟文学发现,富裕县的农户有种植水稻的农事传统,而且当地水稻质量较好,农药化肥施用量较少,稻草还可以喂食牛羊。这让他看到了另一条帮扶之路。

养貂过程中需要收购大量稻草给貂取暖用,因此每个貂厂都有指定的稻草客户。但迟文学惦记着这些老乡,他想这些贫困户多数来自农村,都会种植水稻,能不能种植一些符合貂厂需求的水稻呢?秋收后,不仅增加了卖稻草的收入,也为环保做贡献,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!

说做就做,每年年底前,来自貂厂的几十辆大车开进了贫困地区,收购干鲜稻草,贫困户足不出户,坐在家炕头把稻草卖了,高高兴兴地过年。

在迟文学扶贫劲头的感染下,其仕养殖的员工也受到了鼓舞,责任感和荣誉感使他们拧成一股绳,不仅积极干工作,还身体力行帮助身边的贫困户同事。

“我们正在清理貂舍,准备迎接下一批来自丹麦的貂来这里生活,相信我们的事业会越做越大,贫困户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。”貂厂职工告诉说。

为寒门学子助资更助志

“这两年,我们都知道帮助我们的是迟叔叔,今天终于能跟他面对面了,心里特别激动。”在富裕县实验高中读高三的贫困学生甄珠兴奋地说。

两年前,迟文学接到了富裕县妇联主席李金丽的电话。李金丽忐忑地询问他,县里举行“春蕾助学,金秋圆梦”活动,希望企业给予些支持,帮助那些贫困学生。迟文学二话没说,直接就答应了。

迟文学说:“我做了很多扶贫工作,发现孩子是改变一个贫困家庭的希望,教育扶贫是真正的治本。”

第二年,迟文学早早就主动给李金丽打电话询问“春蕾助学”的相关帮扶政策,这个让李金丽很感动。

其实,迟文学早在2012年就已经开始资助贫困家庭的学生了。他资助过的贫困生宋静雅,当年中考打了704分的好成绩,但家里穷供不起,她打算辍学在貂厂打工。迟文学了解后,当即拿出5000元钱,对孩子的家人说,“这些钱先应急,让孩子复学读书,后续我会负责到底。”后来,宋静雅不负众望,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到东北农大。

2017年8月,他为46名贫困学生捐资2.5万元;2018年,他为61名贫困学生捐资4.5万元;2019年又拿出了3.2万元帮助47名贫困学生……三年共计捐款10.2万元,救助贫困学生154人次。

迟文学不仅真金白银助学,还深入到贫困生中间,鼓励他们。他了解到一位贫困学生的志向是做无人机、飞行器的研究,就鼓励说“我们集团与无人机研发公司有合作关系,如果你能努力学习,考到自己心仪的专业,叔叔一定会为实现你的理想助力。”

近年来,迟文学用自己“一米阳光”全力照耀那些寒门学子。

迟文学先后获得齐齐哈尔市妇联授予的“春蕾助学金秋圆梦”爱心奉献奖,齐齐哈尔市“鹤城优秀青年创业奖”等多个奖项。

“给,永远比拿快乐。”迟文学如是说。

为摘“穷帽”初心始终不悔

2017年,迟文学决定在富裕县少数民族聚集地——塔哈乡吉斯堡村500万元,兴建“达族人家”农家乐项目。投资这个项目的想法很单纯:“能为少数民族村落的人做点什么,是一件十分光荣的事。”

经过多方努力,“达族人家”农家乐项目建成,吸引各地宾客到此领略世界稀缺民族的风情。在这里,迟文学带领大家开办了特色餐饮住宿、民俗展示、采摘,甚至电子商务等项目,还在建筑房屋顶部安置1000多平方米的太阳能光伏发电。他将农家乐的所得收入用于帮助村里50户贫困户,户均收入每年800元。餐饮部还安排了10个贫困户成员就业,不仅每日提供两餐,每月还有2500元的工资拿回家。

“这两年,我家和周边农户小院子种植的农家菜被农家乐收购不少。游客吃上好了,还上门来买带回去,一天多收入百八十元的呢!”农户李香云说。

目前,迟文学的貂厂不景气,隆冬时节,旅游餐饮部的生意也不尽人意,不过迟文学没有后悔:“扶贫已经初见成果,我认可自己多搭钱,也要做下去,万万不能因为企业一时困难,就将贫困群众刚刚燃起对美好生活向往的火种浇冷水。”

2018年,迟文学又跨界发展多种项目。他在富裕县开发温泉项目,同年,又投资开发大庆天寿山公墓……翻看迟文学的事业版图,会发现,他所参与的项目大多数在农村或者偏远地区,这里面有他的“私心”。

“我们在偏远贫困地区开展项目,就是要就地消化劳动力,在招工用工、原材料采购及合作等方面加大对贫困户和贫困地区的倾斜,为他们增加收入、摆脱贫困助力。”迟文学说。

即将进入不惑的迟文学,用敏锐的眼光、灵活的头脑将事业做的风生水起。而今,他又把做好慈善当成他人生的又一个事业,产业与扶贫成为了他的人生双翼。

帮助别人、回馈社会,带动更多的贫困人口摘掉“穷帽”,这是迟文学心中最柔软的牵挂,为此,他一直在路上。(刘淑滨 张喜 宋晨曦)

责编:张靖雯、王瑞景

admin
没有评论
Posted in:
万搏体育官网